2012-06-23 00.17.29  

(柏林車站)

 

 

  『好好念書。』對我們這一代的小孩來說,是最期盼的祝福,也是最殘酷的詛咒。

 

  1989年我出生那一年,正是台灣經濟最蓬勃發展的年代,雖然對當年的榮景完全沒留下什麼印象,但在踏入職場的一年多來,時常就會聽到客戶提起那些年,錢真的很好賺。

  對那個年代的人來說,念書是中低階級脫離貧窮唯一的機會,中小企業的蓬勃也造就了中產階級的誕生,雖然不至於過多奢華的生活,但衣食無虞成家立業都是人生看得見的目標。

  我絕對不會否認長輩要我們好好念書這件事,畢竟上一代的人生經驗中,這是最穩操勝券的人生方程式。

  順境的時候不會有人提起,直到發現身處於巨大的逆境之中,才可能去反思過去究竟何時埋下失敗的遠因。

 

  兩千年過去了,春秋戰國那時期的儒家思想遺毒,直到現在依然存在大中華文化的子民體內,即使資訊發達了讓人們產生些許抗體,但思想卻更像異常突變的病毒,總能以某個形式蟄伏在文化之中。

  說穿了,講倫理禮貌的儒家思想,就適合拿來做為統治者的統治工具,如果不是有其他文化、思想做為比較和批判,在儒家體制中一路成長的人民哪裡會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對,服從,就是統治者立下的最佳護城河,不懂得爭取的百姓最受獨裁者喜愛。

 

  最近有很多想法,慢慢地從各個角落跳出,也漸漸地解答出過去的疑惑。

  像是什麼是禮貌?人為什麼要抗拒裸體?為什麼要髮禁?為什麼同性戀會遭到壓迫?為什麼藝術家的表達隱晦不明?還有更多更多的為什麼...?

  很講究禮貌的中國人、日本人,某些時刻卻發現他們最沒有禮貌,中國人的禮貌是建立在自己身上,不照我的方式你就不禮貌;日本的人禮貌建立在群體,自我的展現很容易引起其他人的不禮貌。
  反觀在歐洲旅行時,歐洲人會在他們覺得你行為不當的時候,很沒禮貌的糾正你,當下覺得很手足失措、尷尬、惱怒,但你道歉之後修正自己的行為,對方又會依然誠懇待你,這不正是正直的禮貌該有的行為嗎?

  在歐洲,同樣也會有很多裸體的雕像擺在每個城市的各個角落、各大美術館中,但在亞洲文化裡,只要裸露,若非情色即為色情,很難有一絲藝術或欣賞的空間,爸爸媽媽也常常會跟小孩子說羞羞臉不要看,看人的身體究竟錯在哪呢?人又是什麼時候開始穿上衣服的。
  單從穿衣服這個層面上來看,衣物固然有保暖禦寒這些功能上的實際功能,衣服也是一種表達自我的方式,但又是從什麼時候人們開始穿上衣服的呢?求偶嗎?還是統治階級出現的時候?
  最近看完了電影有感,如果衣服是種識別,統治者要求服裝整齊、要求髮禁、要求這要求那就不難理解了,原來從小穿制服上學,統治者的手就已經無聲無息地伸入,從小到大因為服裝儀容和頭髮而和學校起的衝突早就數不清,也證明了從來到這世界上的第一天起我就不太有當順民的天份,這個感受到了從軍那一年特別的深,剛入伍進新訓的第一天,每個人都會留下終身難忘的回憶---剃光頭,原來失去了頭髮加上一身綠,每個人看起來就幾乎難以辨別,不要跟旁邊的人不一樣成了生存的指導原則,每個人都一樣,髮型、儀容、生活、動作、口令、思想每個人不准不一樣,原來一切都是為了訓練服從,軍隊管理教服從可以接受,那為什麼國民也要服從

  為什麼國家的主人,公民要學會服從?

  所以在階級制度產生的時候,裸體也漸漸被禁止了嗎?亞當夏娃吃的禁果叫辨識善惡,沒有辨識善惡的能力就能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這段聖經故事看了就覺得可怕。當所有人一絲不掛的時候,每個人都相同都平等,所以當階級出現之後,衣服的識別也跟著出現,以貌取人這爛成語不也是這麼來的,叫你不要以貌取人,但念久了以貌取人就成了文化中藏的毒。

  同性戀為什麼在每個文化中幾乎都不被平等對待,因為不一樣嘛!從大自然的證據老早就顯示同性戀是生物演化的自然發生,是從古至今從來就有的存在,但世界的歷史中,壓迫同性戀的事情在世界各地不同年代都不曾停歇過,宗教告訴你同性戀是疾病,獨裁者會打擊同性戀,原因是否依然是那個不一樣?因為統治者不喜歡不一樣,不一樣會讓你有所比較,比較的結果會讓你產生分辨與思考,思考產生的思想就是獨裁者最害怕的武器,你不能擁抱思想、親吻思想、看見、觸摸它,但思想可以不斷的傳播而存在,是超越生死的東西,獨裁者害怕思想。

  最後提到藝術家,其實我認為這也是台灣教育中很不幸的部分。
  對我來說,藝術就是種感受、體驗、思考和表達,很多人認為看不懂就是藝術,藝術都是難以理解,其實藝術就是在生活之中,只是我們的教育系統把藝術毀滅殆盡。
  『藝術家用謊言揭開真相』V怪客電影中的經典台詞,許多思想家的一生,往往充斥了苦難及壓迫,縱使活在天下太平的作家,也常用故事來描述一些殘酷的真相,基本上V怪客這部電影就是用謊言揭開真相的代表,故事是假的,人性是真的。
  沒有藝術存在的社會是可悲的,因為民眾沒有感受的能力,沒有創新的能量,沒有思想的力量,最近我忍不住偷偷懷疑,整個社會要求理工科的氣氛,會不會也是獨裁者的陰謀,最優秀的學生都推去醫學院,是不是也在綁架我們最優秀的人才,在我們的教育體系裡,天賦異稟的人竟然會最不容易生存,因為我們的教育喜歡把人打成螺絲釘,好讓每個小小的螺絲釘牢牢栓在巨大的國家機器裡。
  沒有人文素養的社會是很可悲的,即使已經有大鳴大放的藝術家和表演家,但出身於體制裡的藝術家還是微乎其微,諷刺的是現在嶄露頭角的表演者,都是從課堂外汲取養分而成就,我期望,看了聶永真設計的太陽花廣告,多少可以啟發人們理解,可以好好表達一件事是非常重要的!
  沒有人在乎歷史,因為歷史系出來不曉得找什麼工作;沒有人質疑為什麼要讀中國歷史,有人說中國對台灣很重要,我問,美國、日本、韓國對台灣的歷史也一樣重要,你懂日本幕府或美國南北戰爭的起末嗎?
  沒有人在乎公民,因為公民指考不考,現在學生認真背公民,因為考試會考,原本為了鑑別成果的考試,考試卻消滅了學習的動機,看似平等的考試制度,卻不平等的把所有人拉進同一條直線裡,一直線的教育再也沒有多點綻放的機會。考試的方法更可怕,總是習慣選擇題的考生,在離開紙張考試的學校後,依然用字裡行間的解讀方式和ABCD的解題方法在看待世界,造就了一大批無法看清問題,無法描述訴求,無法精準表達的公民。

  幸好藉由這次太陽花的綻放,喚醒了大眾,一點一點地撥開了被隱藏的真相,也像面鏡子,映照出整個社會的赤裸,無所遁形。
  被隱瞞的真相終於被想起,被壓抑的意識終於甦醒,被塑造的冷漠終於被打破,戴著面具的爪牙終於被掀了出來,世代的巨輪持續地轉動著,延宕已久的曖昧問題,也終於被推進到不得不面對的時刻,山雨欲來,該面對的現實終究要面對,在變化多端的環境中,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永遠維持現狀,在一次又一次的機會中做選擇,時間也終究會給出答案。

  最近特別喜歡兩句話,出自我喜歡的漫畫和電影。

  世上沒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
  世上沒有巧合,只有巧合的假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齊兒 的頭像
大齊兒

大齊的探索

大齊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