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失敗了。

 

  有時候我會想,寫作文跟打棒球一樣,都是可以勤能補拙但事實上很難勉強的東西。

 

  有些題目就是無法發揮,有些好球就是打不出去。

 

  只能很無奈的宣布這系列要虎頭蛇尾的結束了。一百種人有一百種個性,用所謂的技巧寫出的東西,只能算是成品,不能稱之為作品吧!

 

  小時候我們班有很多寫字的機會,舉凡最基本的聯絡簿、作文簿和週記,老師還很不放過我們的要交出「剪貼簿」,這個要剪下文章或貼上指定文章並寫下心得的作業,想必有另外17個人跟我一樣很有印象,起先我和很多人一樣,都羞於(還是討厭、害怕、不喜歡?總之就是不想!)把自己寫得東西給人家看,甚至一眼,奇怪了又不是情書。

 

  但有一天不曉得怎麼搞得我突然覺得,我又不是寫得很爛幹嘛怕人家看,到後來甚至覺得我寫得真是好阿!(真不要臉)想看就拿去看吧!雖然是沒來由的自信,但也真的逐漸在其他人的馬虎奉承或稱讚或指正的過程中,無形中提升了,所幸越寫越有勁,在高中還首次把作夢夢到的情境寫成小說拿去二中青年社投稿,還得了獎!(老實說看了其他得獎作品我覺得根本我才是第一名)

 

  更扯的是後來上大學投稿更是屢試不爽,怎麼寫怎麼得獎連我自己都懷疑比賽到底有沒有人參加?多虧了大學賺來的禮券讓我書櫃上不花吹灰之力的擺了一堆看起來對房間質感很加分的書。這對一個國小在聯合報投稿新詩失利的當年的我來說,是件從未料想過的奇妙經歷。

 

  更奇妙的還沒結束,我寫的東西四校聯合的刊物不登,二中青年也只給我佳作,卻意外的在財經網站賣了錢,讓我首次感受到稿費帶來的現金流威力。

 

  現在在軍營裡,我也常常把心得作業分享給大家參考(感謝大家不棄嫌),真是個意想不到的專長。

 

  越寫,就越有勁!越多人看,就越能調整出寫作的最佳姿態,所謂的創作,除了極少數生來腦袋不正常的天才之外,真的只能仰賴墊積在大量長期地閱讀及寫作,別無他法,由此可證從來沒有用心「持續」練習過揮棒和投籃的我,球打不好也是可想而知。

 

  至於用不用成語,還是該不該套用譬喻法,老實說那是考試才會在意的東西吧,用一個精彩的成語加兩分,一次華麗的轉化和譬喻兼用排比加五分,拜託,寫東西憑的是感情而不是公式,沒有用感情寫的東西感動不了人。

 

  只是我最近在想,每次寫文章老是寫到眼眶紅鼻子腫的到底是好是壞,畢竟大家在客廳看電視的時候,我很難用這副模樣繼續專心的盯著螢幕邊哭邊打字。

 

  但又倘若,我真的參加了郎哥所謂的「不掉淚的專業訓練」,不再哭哭啼啼寫文章的我,寫得文章是否還能感動人?

 

  看來得繼續在深夜或清晨一個人默默耕耘文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齊兒 的頭像
大齊兒

大齊的探索

大齊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