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證券教父---科斯托蘭尼

 

  分享一點近來投資和投機的心得。一開始,只是想多賺點股利而已。(2008年買進第一張股票統一,隨即遇上金融海嘯賠了一整年,想想這也不是什麼偶然。)

 

  首先先定義一下投資和投機的差別在哪裡,這裡的投機只是一種形容,不是用什麼投機取巧的手段去拐人家錢,對我來說,投資是種調節財產,投機是增加財富。

 

  大家都想學投資,原因不外乎就是把錢變多,那我很可以很清楚地告訴大家,投資不難、真的不難,在對的時間(低點)買進對的公司,長期持有(數年到一輩子),穩健的讓財富增加,這是投資。

 

  投機是增加財富,嗅到趨勢的味道,把錢押在對的地方低買高賣賺取差價報酬,這是投機。

 

  很多人想學投資,但做的事是投機。

 

  進到股市一開始當然是賺錢,如果一進去就賠錢也沒人想留下來,然後開始小賠,然後押更多錢,小賺,然後又大賠,直到虧到整個帳戶快垮掉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對我來說,面對學習投機所冒的風險,是賭上的是財產散盡也要學會他,因此我的積蓄在進入股市的一年之內縮水了一半、少了一個位數。

 

 

 

  絕不誇張,也沒什麼好隱瞞。

 

 

 

  這是我的賭注和決心,現在的我,連續四個月都沒賠錢了,大盤漲我賺,大盤跌我也賺,雖然總資產還是負報酬,但我明白自己已經跳脫出過去,對於賺錢不太有情緒,面對虧損抑是,對投機者來說,金融操作就是人生感受的濃縮,唯有看穿這一切的人才能怡然自得。

 

  最近向我詢問如何投資的人不在少數,看到文章的人也不要覺得我在指你,真的是很多人,網路或現實的圈子裡至少也有十個人以上,尤其以農曆年前最多,同一時間訪間雜誌股市傳奇滿天飛。

 

  其實沒什麼股市神話,如果有個絕世神功可以讓你在家按按滑鼠就有錢賺,怎麼會有人想要拿出來教人。在股市裡賺錢很辛苦,賺錢不能說,太招搖了大家會要你請客,股市裡的獲利總被當作像中獎一樣是種不勞而獲,走過的人就知道所謂的獲利都是承擔了痛苦換來的(況且有些人承擔痛苦還賠錢)。賠錢也辛苦,無處可說;賺與賠之間更辛苦,根本不曉得自己在幹嘛,大喜大悲的會讓人精神錯亂。

 

  不是我不分享,只是把人帶進的這個地方是太痛苦太難熬了。

 

  這不是學校,寫對正確答案就能得分,再高超的技巧沒有強健的心理素質,就有如沒有內力相佐的拳腳套路,只有其表而不具威力。

 

  也不是賭博或猜謎,以為股價只會往上或往下的二選一。

 

  可反過來說,有了正確的心態,其實也不需要學習什麼絕世神功,股市其實很簡單,難的是人性。

 

  後來我覺得操作股票(注意我用的字眼是操作股票而不是玩股票)和打高爾夫球有點像,有自己和對手,大家都在同樣的環境下,操作股市做的決定是自己的決定,打高爾夫球也是全靠自己,對於環境的評估:現在市場是否屬於多頭?今天的風向是否會影響球的軌跡?大家都賺錢我虧錢怎麼會這樣?對手已經抓兩隻小鳥了我怎麼又吃柏忌?真的很像,雖然有對手但其實是跟自己比。

 

  一年半以來(從98年10月開戶算起),回想起這段時間裡的投入還是值得的。

 

  為了懂股票,我去了解公司,了解完公司不夠我去了解產業,產業又彼此牽連,所以我從食品股看到 IT 產業、傳統產業,最後什麼產業都涉略過後,也開始不斷大量的看商業財經類周刊,又覺得只懂台灣不夠,於是又去找來美國、日本、中國的產業資料來看,後來又發現只了解現今不夠,我又去研究歷史,了解人類的金融體系是如何的建立,歷史上所有知名的投機事件,原來現在人類的行徑都是有跡可循。

 

  不僅如此,還去看了許多過去許多投資者和投機者的傳記來看,每一本書每一段經歷,都是充滿酸甜苦辣的精采人生,所謂的精采可不代表全都是好事,許多投機者使用槓桿,結果換來的感受自然也受到槓桿的波動,放大好幾倍的一夕致富...一夕破產...。

 

  我開始明白,在這個世界上,你可以怪政府怪天氣怪父母怪樓上鄰居吵架太大聲,可說來說去只有自己得為自己負責,不僅股市,人生亦然。

 

  與其期待政府給個大利多讓股市大漲,不如自己多做功課了解世界經濟的脈動,與其怪政府為什麼對想出國的留學生補貼太少,不如想想自己還有什麼辦法可想。

 

  當初盧彥勳、曾雅妮和更早一點的王建民,都是靠自己胼手抵足一點一點打下自己的成就,都是成名後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和贊助,自己不努力不夠強,誰理你?

 

  一開始,只是想多賺點股利而已。

 

  但是到現在我已經回不去了。

 

  看完,如果還是不計一切地想進到這裡面來,那就請進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齊兒 的頭像
大齊兒

大齊的探索

大齊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