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開往台東的火車上,在奪命鈴聲催促下最後一刻跳上火車,雙腳一踏上火車門剛好卡一聲關上,出門前發現應該躺在行李中的保溫瓶不翼而飛,掉東西掉到我媽聽了也只是搖頭,這兩年,我實在掉太多東西在世界各地的交通工具上了(各位工作人員對不起),有些很幸運的找回來,有些則是從此跟我分道揚鑣。

  就像三年前的學運之後,從此和舊有的人生漸行漸遠一去不復返。

  現在回頭看來,沒有服貿的中華民國沒有滅亡(真是可惜⁉︎),簽了FTA的韓國照樣因為美國的飛彈被中國抵制(為何不是抵制美國?),當初那些在服貿展露頭角的人物,現在也各自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而我也選了和當時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成為一名潛水教練與大海為伍。

  臉書上同時出現了大量慶祝聖派翠克節和帛琉碧海藍天的照片,是我走過愛爾蘭和帛琉的最佳印證,透過過往的回憶,讓我和歐亞大陸彼端及太平洋上的兩個島國有了連結,現在看來真是不可思議,我仍然會想念那些旅途上緣慳一面的朋友,即使這輩子沒有機會再見,我依然想念在異地曾經交錯的短暫時光。

  我永遠的被那次學運改變了,當然我也曾幻想過,如果當時站在不同的參與程度,當時的我們是否會分開,我會不會同樣在同一家公司,過著日復一日的生活至今?在無數難熬的夜晚後,這些想法也漸漸被前方的目標給取代,眼下的目標,就只有身邊陪伴著我的人,已經等著我去完成的海洋事業,那些灰白色的記憶,請好好躺在長滿灰塵的頁冊之中,等著被偶然想起,莞爾一笑,然後再次被輕輕闔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齊兒 的頭像
大齊兒

大齊的探索

大齊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