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280773  

 

  『我這次來有兩個遺憾,一個沒拍到水母湖,一個是沒拍到晚霞。』登機前,大姐依舊念念不忘著她的遺憾。

  這次從珠海來了三位客人,是一對姊妹和一個女兒的組合。一開始,接到團單的時候很緊張,根據經驗,廣東來的客人常常有個特質,看見什麼就問:『這個能不能吃?』,氣勢也特別的強烈,加上出生年月份一算就知道是長輩,讓菜鳥導遊我感到戰戰兢兢。

  果不然,兩位大姐一放到海裡就完全不受控制,這裡游那裡拍,海中的危機四伏,連經驗豐富的導遊們也常常帶紀念品(傷口)回家,更何況是毫無經驗的遊客們,『不要靠近船尾!』,『不要游進淺礁!』,『下水手不要抓著船!』,『救生衣穿上!』船尾的螺旋槳是人間凶器,淺礁和海流會讓遊客和珊瑚兩敗俱傷,跳水的時候抓船容易扭傷,救生衣更是必須全程穿戴,三天忘記到底喊了多少次,兩位客人總讓我捏把冷汗,當團的導遊也常常被兩位長輩惹得耐心盡失,作為助手也只能盡力去緩衝兩邊的氣氛情緒。

  結束了三天出海,兩位也報名了陸上行程,在最大的景點Ngardmau Waterfall安德貌大瀑布(又稱天使瀑布)得跨過帛琉第一高峰恩丘雷丘山,出發已經延誤,在山路上沿路邊走邊拍,一會兒錄影片一會兒又拍照,不停不停地即時上傳,不巧天空又雨不停,原始簡陋的登山步道也流出了條瀑布,讓已經拉得很長很長的隊伍完全陷入泥濘之中,心裡為了時間倍感焦急。直到一行人濕了又乾乾了又濕,傍晚六點鐘順利走完所有行程,心中的大石頭才終於放下。

  最後一天中午,三位客人邀請我一起共進午餐。

  兩位姊妹的姐姐說:『其實我們本來是三個姊妹要一起出來玩的,我們最小的妹妹和她(指一旁的妹妹)們兩個是對雙胞胎,可惜得了癌症,走不動。』我的心突然慟了一下,猜到了接下來大姐想說什麼,『妳看她不是一直在拍照嗎?她是拍給我們在病房的小妹看的。』

  原來,這就是為什麼她一點也不放過任何景點,眼睛一睜開就要拍照,也是為什麼,在聽到我們因為海象更改行程,提前一天去水母湖的時候,發現相機電池沒電有多麼地沮喪失望...。

  妹妹接著說:『是阿,那個水母真的好可愛唷,好想一直待在裡面玩,沒有拍到水母真的好可惜...。』我才意識到,對我們來說是家常便飯的黃金水母,對來到這裡的遊客來說,或許是一生唯一一次的機會,這次的帛琉之旅是她們倆老繼泰國之後第二次出國,對於來來往往的遊客漸漸習慣,差點忘了作為導遊,應該具備的對旅客的同理心。

  女兒也說話了:『其實我本來沒有要來的,是我小姨沒法來,才換我跟著一起來,不過真的很喜歡這裡,明年一月我要帶我全家來。』原來這幾天晚上,她們已經在網路上跟親戚朋友組團,『到時候再來找妳們。』

  一期一會,彌足珍貴。

  我立刻回答:『沒關係,我有好多好多水母的影片,我通通用手機傳給妳們看,也給妳們的小妹看!』說完地當下,對於前幾天的不諒解感到慚愧,如果早點聽到客人的心聲,或許還有機會改變,可惜再不到幾個小時,就得上飛機離開帛琉。

  『真的嗎?那妳一定要傳很多很多照片和影片給我喔!』聽到有水母可以看,兩個人都樂不可支。

  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這個工作的價值,讓旅客開心,也讓自己開心,帶團出海,不再只是下水餃撈湯圓,接機送客,賺錢數錢。這個工作是有感動的,有熱情的。

  以前的我賣色素賣防腐劑,現在的我賣浮潛賣瀑布。一個是專業,一個是興趣,我不會否定過去的我所學過的專業知識,是過去的我成就了現在的我,但當真的有一天,真的能把興趣轉換成工作,即時沒賺到錢還是孜孜不倦地投入,人生就再也不必為了工作而工作(當然賺錢還是很重要的)。

  傍晚在機場,依依不捨地和每一個客人道別,經過了五六天的相處,離開的時候都像給家人朋友送機一樣,結束了這一團,下一組客人二十四小時內就會報到,開始期待下個星期的導遊考試,我實在太迫不及待下一個故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齊兒 的頭像
大齊兒

大齊的探索

大齊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